• 中铁总打响2019年国企混改第一枪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3-05 06:13:4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国资国企改革是2019年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头戏,中铁总已经打响今年国企混改第一枪。

    时代周报记者 陈泽秀 发自北京

    国资国企改革是2019年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头戏,中铁总已经打响今年国企混改第一枪。

    2月26日,中国证监会北京监管局网站刊登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沪高铁公司”)上市辅导备案表。同一天,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中铁总”)对外宣布,京沪高铁公司正式启动A股上市工作。“全面启动京沪高铁公司上市工作,是中铁总积极推进国铁企业股份制改造的重要举措之一。”中铁总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

    去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国企改革最新定调,对“加快经济体制改革”提出要求,明确表示将“加快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改组成立一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组建一批国有资本运营公司”。会议直接点名中铁总,提出要“加快推动中国铁路总公司股份制改造”。 

    历经多年启动上市

    目前,京沪高铁公司质量优良、有稳定现金流,连续盈利超过三年,具备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条件。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京沪高铁如顺利登陆A股,既可自我造血、减少中铁总对其的投入,也可通过证券化、降低中铁总的负债率,还可以利用资本市场融资建设诸如京沪二线项目。

    2006年3月,国务院通过《京沪高速铁路项目建议书》,京沪高铁正式立项。根据《建议书》,京沪高铁项目将组建京沪高速铁路责任有限公司。实际上,后来成立的是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当时就有专家指出,选择股份制是为了将来实现上市。

    2008年,京沪高铁公司成立之初,注册资本金为1150亿元,共11个股东,第一大股东是中铁总100%控股的中国铁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铁投”),出资647.07亿元占56.267%;第二和第三大股东是社会投资方,即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平安资管”)和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下称“社保基金”);其余股东为沿线各省市地方政府代表机构。2010年10月,作为外资的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银集团”)受让了第一大股东中铁投持有的价值不超过60亿元的股份,成为新增股东。

    2011年6月30日,京沪高铁正式开通运营。时任铁道部总经济师的余邦利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关于京沪高铁公司上市问题,“要根据各个股东和公司情况来决定”。

    早在2008年京沪高铁开工建设之初,关于其未来将上市融资的说法就曾盛行,但社会投资方和中铁总之间一度矛盾重重。据《财新周刊》报道,2012年下半年,平安资管与社保基金提出退股,主要原因包括京沪高铁投资规模超出预期、车票定价水平低于投资者预期、运行之初多次调整运行图不规范,以及铁路清算系统不透明等。在原铁道部的协调下,双方矛盾得以缓和,并未实现退股。

    2014年盈利后,京沪高铁公司的社会投资方一直希望推动公司上市,但大股东中铁总积极性一直不高。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盈利能力强的京沪高铁公司上市后,那些盈利能力差甚至亏损的企业留给中铁总,对中铁总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整体的盈利能力会下降”。

    但在当前深化铁路改革的背景下,中铁总不得不做出改变。被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点名后,中铁总在今年1月2日召开的工作会议上提出一系列措施推进股份制改造,包括,“进一步扩大优质存量资产债转股、股权资本上市融资和吸引增量资本直接投资比重,切实降低资产负债率”。

    真正上市还需时日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6年9月1日,京沪高铁进行了一次战略融资,四家投资机构参与其中:全国社保基金、平安资产、江苏交通控股和安徽投资集团。同一天,京沪高铁注册资本由最初的1150亿元变更为1306亿元。

    今年1月31日,京沪高铁公司再次进行注册资本变更,由1306亿元变更为400亿元。同时,2010年加入股东名录的中银集团退出,股东数量由12个变更为11个,各股东的持股比例尚未公开。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院教授孙章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变更注册资本意味着京沪高铁公司正在进行资本重组,优化组合。

    从上市程序来说,京沪高铁公司距离真正上市还有多久?由相关机构进行上市辅导是第一步。此次发布的上市辅导备案表显示,2018年10月22日,京沪高铁公司和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辅导内容包括督促公司初步建立符合现代企业制度要求的公司治理基础等12项内容。

    赵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京沪高铁上市以后,一方面可以帮助中铁总减轻债务负担;另一方面作为上市公司,京沪高铁的管理将更加规范。

    中铁总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京沪高铁公司有望于2019年内完成上市辅导验收。完成辅导验收后,京沪高铁上市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包括:将材料上报证监会,取得证监会受理函,招股书预披露,取得证监会反馈意见,随后进行初审,上发审会审核等。有投行人士表示,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一年半左右。

    对于A股市场来说,京沪高铁公司无疑是巨无霸。从建设成本上看,京沪高铁总投资高达2209亿元;从盈利能力上看,目前京沪高铁公司一年的利润已经超过百亿元。如此体量巨大的公司,登陆A股市场后的融资规模有多大?沈萌预计,京沪高铁上市融资规模肯定很大,但具体数字需根据其IPO文件确定。“应该排不上IPO第一名,对A股冲击在可接受范围内。”沈萌说道。

    推进中铁总股份制改造

    不止京沪高铁,去年12月17日,中铁总直属专业运输企业—中铁特货运输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铁特货”)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20%的股权,并透露股权转让后,将于2019年启动股份制改革、申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

    中铁特货也是中铁总旗下的优质资产。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达56.57亿元,净利润4.38亿元。与京沪高铁公司类似,今年1月9日,中铁特货按股份制改革和上市要求,履行了减资程序,注册资本由184亿元减少至40亿元。

    2月14日,中铁特货顺利完成股权转让。中铁总发布消息称,东风汽车、北京汽车、中车资本、京东物流、普洛斯、中集投资等6家企业取得中铁特货15%的股权,成交金额23.65亿元。“个别盈利好的企业可以先上市,铁路体系分拆上市是一个比较好的资产证券化形式。”瑞银证券工业及基础设施行业分析师徐宾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铁路系统的总体效率仍较低,较封闭,通过改革可以提高效率,解决资本开支问题。2014-2018年,全国铁路固定资产投资额连续5年超过8000亿元大关。在铁路维持大规模投资的背景下,中铁总的资产负债率一直居高不下。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中铁总负债达到5.28万亿元,负债率为65.24%。

    沈萌表示,优质资产先上市,之后其他资产步其后尘或注入上市公司,最终实现整体上市,是目前国有企业借助资本市场实现股份制社会化的重要方式之一。孙章也认为,京沪高铁和中铁特货的上市,能够为中铁总混改建立样本,从而实现铁路的可持续发展。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关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意见》确立了国企分配方向并重启工资制度改革,即坚持市场化原则。

政府在制定政策时,需要在未来养老金缺口和当前企业减税降费之间进行权衡。

当前的楼市降温,是在前几年房价连续快速上涨和不断加码调控后的必然结果。随着市场趋稳,决策层在对楼市管控策略上也进行了调整,由“一刀切”降温市场到“因城施策”。

贫困标准是以2015年全省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的33%为基准设定的,而脱贫成功的标准则是要在2018年,使贫困居民的收入达到全省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的达到全省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的60%以上。

仅与深圳市市委一路之隔,一座“无声无息”的高铁站建成了。“福田火车站”,5个烫金的大字标志着它的存在。这是深圳市的第六个火车站,位于深圳最繁华的福田中心区益田路下。

1月15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针对百度贴吧存在违法违规信息及商业化运作管理混乱、部分搜索结果有失客观公正、百度新闻炒作渲染暴力恐怖等有害信息的突出问题,约谈了百度公司负责人。


本站所刊登的幸运二分彩|大发2分彩及幸运二分彩|大发2分彩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幸运二分彩|大发2分彩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